情感专家

鲁迅《药》续写:昏睡与清醒

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专家 > www.yabovip17.con时间2019-06-05 17:07 来源:本站

内容www.yabovip17.con鲁迅《药》续写:昏睡与清醒时间:2019-06-0408:33:13作者:来源查看:0次昏睡与清醒高一3班张灵悦已是夜半时分,浓厚的云浮在空中,寥落的星早已不见了踪影,只有那轮被挡在乌云侯的残月,仍固执地透出些许模糊的光芒。

整个小镇都在沉睡着,处决犯人的兵卒也早已好梦正酣。 一阵风吹过,树上刚抽芽的嫩条沙沙作响,但没有掩盖住房门被推开的“吱呀”声。 一个身影猫一般窜上街,漆黑的夜色中辨不清那人是谁,只是依稀看见戴了顶压得极低的帽子,正疾步走着。

出了城门,一路往西,再行几步,便到了西关外靠着城根的地界,然后他踏上中间那条歪歪斜斜的小路。

在一座新坟前,他蹲下来抓了把坟上的土,察觉到那土依旧带有泥一般的触感,混着些扎人的草根,便确定了这是夏瑜的坟。 他打开箱子,拿出四蝶菜,一碗饭,两杯酒,又将纸钱拿出,想了想又放了回去,万一火光引来了“狼”就糟了。

夜风轻轻地吹着,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。

他坐在夏瑜坟前,看着眼前的坟包,脑海里又浮现出夏瑜的音容笑貌来。 他与夏瑜一起长大,从年少的玩伴到同窗的好友,夏瑜总是与别人不同。 他清楚地记得私塾先生讲到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”时,夏瑜反驳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,气得先生大骂“乱臣贼子”,但夏瑜却以此为荣。 夏瑜那里有许多国外的书刊,他经常借来翻阅。

有时和夏瑜讨论,论着论着,就变成争论了,忆及往事,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个弧度。 突然风大了起来,几缕遮着残月的云也被吹散开来,月光照过来,清冷的月光落在了他的脸上,不是别人,却是夏瑜行刑那天众多清兵中的一个。 他紧了紧身上衣物,一样寒冷的天,夏瑜也是在这样的天气走的,永远地走了。 他又忆起,夏瑜离乡去北方时来向他告别,他本也想跟去,却无奈父母不同意,未能去成。

后来父亲去世,家里重担全落在他一个人身上,为谋生计,再苦再累的活,他都尝试过,几年下来,当年的雄心壮志意气风发早已被时间磨去。 几经辗转,阴错阳差,他竟然被迫选择了自己最痛恨的职业——大清的兵卒。 再次见到夏瑜,却不料是在刑场上,更未曾想到要处决的犯人竟是夏瑜。 夏瑜着一身被血染成的囚衣,脊背挺得笔直,站在丁字街口,看着周围的芸芸众生,像是在看蝼蚁一般。 突然,夏瑜看见了他,原来暗淡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的光,接着又看到了他身着的兵服,那光突然就消失了,夏瑜扭过头去,再不看他。 他感到脸上火辣辣的,像被人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,天知道他多想扒了那身兵服,劫了夏瑜,可是不行,家里一大家人都指着他吃饭。

他默默退到了外围,过了一会儿,人群中出现了一丝骚动,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浑身黑色的人,冲出人群,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,那血正一滴一滴地往下滴。 民族危亡,在个人的一己之利面前,竟是如此遥远。

自那以后,他就每天梦到夏瑜,梦到那个带血的馒头,耻辱与愧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今夜,在无边的黑暗里,他突然醒悟,国家,自然是有国才有家,若舍他一个家庭,却能挽救千千万万个家庭,那当真是最伟大的事业了。 “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”,可是那热血是什么时候变冷的呢?再倒一杯酒,洒在夏瑜坟前,他张了张嘴,从喉中溢出一声“保重”,几乎低不可闻,然后他将花环轻轻放在了夏瑜的坟头,转身走向远方。

远处,天将破晓,雄鸡的啼鸣隐约传来,很快,连绵不断的雄鸡的报晓声此起彼伏。

天亮了,镇上的人们还在依旧沉睡吗?却也该醒了罢。

点评:给夏瑜的坟上送花环的竟是一个清兵,这真是令人震惊的情节设计,但作者却赋予了这一情节无可置疑的合理性,也正是这一情节安排,引发了读者对现实与理想、家与国的深思。

鲁迅《药》续写:昏睡与清醒

回到顶部